【谭赵】 三笑定情

谭宗明一意识到右手腕传来的尖锐疼痛,便知道不好了。



这个普普通通的周六晚上,谭宗明既没有过着外人想象中纸醉金迷的夜生活,也没有在社交场合与一众大佬指点风云,而是坐在了医院急诊诊室的椅子上。

原因很简单,1.醉心于工作的谭总没吃午饭和晚饭,导致低血糖,2.低血糖的谭总猛地起身后眼前一黑,3.眼前一黑的谭总,腿一软,慌忙伸出右手去扶桌子,4.没站稳的谭总将全身大部分重量压在右手上,5.被赋予重任的右手腕被硬木桌面狠狠地杵伤了。

同时加班的安迪先是被谭宗明助理打过来的电话一惊,匆忙冲进谭宗明办公室后,看见对方没有大碍,还好好端坐在办公椅上,便忍不住打趣对方。

受了伤的右手搭在办公桌上,手腕上放着一盒酸奶,左手拿着块巧克力,正在大口进食的谭宗明苦笑一下,当即告饶。像只饿惨了的狮子,安迪狠狠地吐槽,但同时心里也松了口气。

谭宗明冲她点了点头,“我没事,冷敷一下就好,就是没有冰袋,小陈只好从冰箱里找出盒酸奶代替了。”安迪坐在他对面,找了下他助理的身影,“小陈,人呢?”

“我让他去医药箱那拿点药过来。行了,我这也算光荣负伤,咱们今天就先散了,明天你来佘山咱们再碰个头。”

安迪根本没在意他说什么,倾身凑过去亲眼看了看伤处,有点红,似乎还有点肿。她有点拿不准,于是干脆冲谭宗明挥了挥手,直接忽略伤者的意见,决定咨询一下专家。

“喂,赵医生,你好我是安迪,现在方便讲话吗?我想跟你咨询一下。”

恰逢其会的赵启平,骨科医生一名,在这个周六的晚上,没有任何排班的情况下,居然呆在医院,不得不让人感叹真是一名人民的好医生。

“我周一有个报告要交,之前不是有托你带新番回来吗?我实在怕自己耐不住诱惑,沉迷漫画无心工作,所以就挪到办公室自动加班了。你们现在过来吧,我给看看。”

安迪放下电话,看看对面那个貌似在专心啃巧克力,实际上专心偷听她电话的老板,“走吧,老谭,你下周不是还约了那帮老总打高尔夫吗,怎么也得问问医生的意见。正好小赵在,副主任医师,你运气不错。”

谭宗明还是想垂死挣扎一下,“安迪,你看看现在,时间不早了。我这手呢也处理过了,待会抹点药就行,不用大张旗鼓地折腾了。”

“少来,以为我不知道你啊。你这个讳疾忌医的毛病也得治治了。”谭宗明虽然是老板,但面对气场全开的安迪也只能认输。“好吧,听你的,正好也见见你口中经常提到的赵医生。”


所以半个小时后,谭宗明坐在诊室里光明正大地打量着眼前的年轻医生,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对面的年轻人长得是真好,而且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对方不是个草包美人。他见过的各色精英不少,但兼具腹有诗书气自华及天生出色外表的还是不多。尤其是那双圆亮有神的眼睛,谭宗明实在是有点惊讶,每日见证人间百态直面生死的人还能有如此清透纯粹的眼神。

赵启平自是不知道对面的经济大鳄在观察自己,他一边按压着他受伤的手腕,一边询问病情。

赵启平自认不是个迂腐的知识分子,也不是那种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做出一副视金钱如粪土的人,不过是谭宗明和自己生活离得实在有些远。只是在刚开始俩人寒暄时稍稍打量了一下对方,就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当初跟曲筱绡交往时,不时能听到她用艳羡的口吻谈起这名经济大鳄。而在满足对一个都市传说该有的好奇心后,也就只剩下医生对病人的责任了。

毕竟对方在经济上再怎么呼风唤雨也不过是个普通人,你看,手腕说扭就扭了,该看医生不还是得来找自己。

旁边靠着办公桌的安迪开口道,“老谭,你这岁数,以后工作可不能像原来那么拼了,这到了年纪,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赵医生,你看像他这么容易受伤,是不是还要查个骨密度什么的?”

“噗嗤,咳咳,抱歉。”本来低垂着眼认真检查的赵启平一下破功了,略微不好意思地看了看自己的病人。没办法谁让刚刚他在谭宗明的病例上看到他的年纪还不到四十,可让安迪这么一说好像差了辈,他不禁想到昨天一位大姐带自己七十多岁的父亲来看病的情景了,这数落的口气可真是一模一样。_(•̀ω•́ 」∠)_

那位大爷当时当即回了她女儿一句,“我才七十二,还年轻着呢!”一股子退休老干部不服输的精气神。

“安迪我才三十九,还年轻。”老谭无奈道,他抬头示意了一下,好歹给自己这个老板留点面子。

赵医生听到这相似的话,刚刚压下去的笑意再也绷不住了,圆圆的双眼弯了弯,眼角眯起几道笑纹,抬起眼看了看年轻的谭宗明。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大鳄。

他眼睛可真亮,啊,笑起来也真好看。被赵医生笑容正面暴击的谭宗明心里似乎就剩这一个念头了,死盯着对方的眼睛不放。

赵启平一笑之后,完全不知他对对面伤员的冲击,立马又回复到医生的状态,“软组织受伤,不是大问题,最近右手不要用力,不要用右手提重物,也不要用右手做运动。”

话音还没落,赵启平忍不住又笑了笑,这回的笑好像带点深意,双眼里泛着狡黠的光,“谭总的右手很宝贵,所以还是要遵医嘱。另外,如果担心骨骼健康的话,门诊时间可以过来做个检查。”

谭宗明的注意力好像都被那双眼睛勾走了,条件反射般回了个心知肚明的微笑。这,这哪里是什么唐长老,分明是个处处撩人的妖精!

但形象还是要维持住,谭宗明半点心思不露,温和地说道,“今天麻烦赵医生了,不知道能不能加个联系方式?一来给我个表达谢意的机会,二来可能我还需要向赵医生请教。”虽然在场三人都知道谭宗明完全可以直接从安迪那拿到赵启平的手机号,但他还是把许可权留给了赵启平。

光这一点,赵医生就觉得这个大鳄人不错。不过对方套路一般的客气,他也没太放在心上,点了点头,“谭总客气了,我不过是尽医生本分。这张是我名片,上面是我工作号,如果病情上有问题,可以直接联系我。”

谭宗明没说话,有点心猿意马地盯着赵医生夹着名片的手指。刚刚被这双手按压过的地方似乎还残存着对方的体温。他接过名片,拿出手机照着上面的号码打了过去,“这是我的私人号码。刚刚我说的话是认真的,这几天什么时候赵医生有时间了,给我一个感谢的机会。”

此话一出,不仅赵启平一愣,连安迪都有点惊讶。

她这回之所以坚持带老谭来六院,一是为了能盯着他治治他讳疾忌医的毛病,另一方面就是最近赵医生有次闲聊时无意间带出需要发展新金主的意向,所以她想搭个桥介绍二人认识。

安迪满脸狐疑之色,怎么自己还没展开,一向保持疏离状态的老谭就主动出击了。而且这个场景,实在是眼熟啊。

不仅安迪眼熟,赵启平也眼熟啊。之前用这种方法套路自己的,往往是年轻小姑娘比如他前女友以及偶尔是家里有闺女的中年阿姨,这个谭总怎么看也不像这两种人啊。

赵启平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荷尔蒙攻击范围向中年大鳄这个陌生区域蔓延,虽然心里有点纳闷,但面上还是一贯的风度翩翩,笑着存了这个无数人想打探的号码,大大方方地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下周三我调休,不知谭总中午有没有时间?”

谭宗明自然是笑着敲定了这个午餐之约,然后就果断带着一脑袋雾水的安迪先离开。

“老谭,你这是怎么回事?”一坐进车里,安迪就按耐不住地发问,眼神也不住打量对方的神色。

“就是这么回事。”他双手一摊,面色轻松,“就是你想的那种可能。”

“你还真打算把家庭医生换成赵医生?”

……“安迪,你还没答应和小包总交往吗?”谭宗明觉得不光是右手腕有点痛了,现在脑袋都有点疼。

“你怎么知道的?”安迪十分不解,怎么聊着聊着赵医生,话题突然跑到自己身上了。

“你没看出来我是在追求赵医生吗?”老谭在心里替小包总担心了一秒安迪的恋爱神经,然后就丢开不管了。

∑(O_O;)安迪一下就懵了,老谭你咋和年轻小姑娘一个套路?!不对,老谭你原来明明喜欢的是年轻小姑娘,现在怎么和年轻小姑娘抢人了?!

谭宗明一看对方纠结的表情便明白这事对好友的冲击,“安迪,我已经四十了…”“三十九,还年轻,你自己说的。”

“但也没那么年轻了。安迪,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是认真地想试一试。”

“但赵医生…”安迪一下想到很多问题,她本能想要劝阻。

谭宗明左手往下压了压,“我只是给彼此一个互相了解的机会,你放心,我知道你所有的担心。无论结果如何,我不会让这些影响到赵医生的。”

安迪还是觉得谭宗明有点草率,“你知道他之前的女朋友小曲吧?如果你用同样死缠烂打的方法,我不觉得对他没有负面的影响。”

“安迪,同样的方法也有不同的做法。而且在我眼里,包奕凡追求你的方法和你的邻居小曲没有太大区别。”谭宗明看安迪似乎还有话要说,微微苦笑一下,赶紧打断道“如果你还有任何异议,今天也先放过我这个病号吧。”

“好吧,先放过你一回。老谭,赵医生是我朋友。”

“我明白。”



TBC吧?







其实就是想写赵医生给老谭看病时笑了笑的场景,怎么就啰啰嗦嗦写了这么多 _(¦3」∠)_

接下来大概还想写写俩人相处,以及赵医生如何用白大褂的多种玩法治好老谭的讳疾忌医。



评论(6)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