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当初设想小赵的书名都是《总裁的亿万宝贝》、《院长的软萌小娇妻》、《养成挚爱:小秘书,有点甜》这种,但可能会被楼诚凌李谭赵六位打死,所以改得正常了点(大概吧?)。不过我还是保留三哥和庄医生那对的原始书名,因为个人觉得特别写实,特别自然。大概下章或下下章出现。

【楼诚及楼诚衍生】非专职作家赵启平 2


谭宗明有点后悔,他当初光想到安迪初回国,对中文不是很熟,便推荐她有空时可以读读畅销书籍。但他却疏忽了,安迪人生地不熟,他应该给安迪的书单把把关的。

谭宗明随意扫了一眼茶几上摆着的几本书书名,长叹了口气。

看看,大好青年,这都读的什么乱七八糟小说:《抠门长官俏秘书》一二三四五、《大声对冷酷院长说爱》。

谭宗明体内的慈父之心已经按耐不住,他拿出手机,打给自己朋友:“老严,你帮我查一个人,是个小说作家,笔名是照一生。对,是这个名字。你认识他?”

手机里传来对面沧桑的声音:“是我老婆喜欢他的小说。老谭,你让我查他,是因为——”

“安迪也喜欢他的小说。”谭宗明沉重地打断了对方的发问。

此时,同仇敌忾的俩人都不说话了,一种不能言说的默契弥漫。

过了几秒,老严承诺道:“老谭,你放心,我尽快把消息发给你。”

“谢谢了。”

挂了电话,谭宗明翻看起一本《抠门长官俏秘书》,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能让老严他妻子和安迪这两个女强人喜欢,这显然不是那种简单无脑的霸总小说。

五分钟后,安迪推门进来,“老谭,抱歉,让你久等了。”

“嗯,啊?没事,我正好看看书。”沉迷小说的谭宗明忽然被打断,有点回不过来神。他下意识扬起手上的书,装作不在意地把封面冲安迪晃了晃,“不介意吧?”

安迪笑着说:“没想到你也会看这种书,真难得。我当然不介意。”

谭宗明心里有点别扭,怎么自己也是堂堂那什么,是吧。虽然书写得确实不错,但自己居然这么快就看入迷这种流行小说,也太破坏形象了。

这照一生到底是什么人,小说写得这么吸引人,也不知道娄长官被自己大姐罚跪后,城秘书如何帮娄长官劝说他大姐。

谭宗明一边状若无事地和安迪交谈,一边悬着心惦念刚开了头就是一个小高潮的小说剧情。

另一边成功引起真·霸道总裁注意的照一生,赵启平则处于水深火热的境地。

他老老实实坐在椅子上,对面的刑警一拍桌子,指着桌子上的《大声对冷酷院长说爱》,大声喝道:“老实交代,这本小说是怎么回事?”

赵启平瞅了瞅那本封面精致,书名眼熟的小说,蔫蔫地说:“我写的。”

“作案动机是什么?”

“编辑让我开新坑,当时没有灵感,工作压力大,只好从身边人找原型。”

“详细交代犯罪经过。”对面刑警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仿佛黑猫警长一般正气凛然。

赵启平内心后悔不迭,虽然竭力避免,但几年前经历过的相似场景居然又再现了——

明诚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把一本书拍在他面前,抬了抬下巴,说:“这书怎么回事?说说吧。够可以的啊,赵启平,你长能耐了啊。”

被点名的人低着头,不吭声。

明楼坐在明诚旁边,之前摆出一副看报纸的架势。此时他正要开口,明诚却回头飞了个眼色,说:“大哥,你先别说话。”说完把水杯递了过去,明楼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咽回去,慢悠悠品了品茶。

“照一生这个名字不错啊,怎么博士还没读完,就想当医生了?”

“.…..是电灯泡发光发热,照亮一生的意思。”

明诚哽了一下,接着问:“书名呢?”

“……编辑改的,说是这样比较有吸引力。”

“那你自己起的书名是什么?”

“胖长官与俏秘书的绯色蜜事。”

“噗!”明楼正在喝水,听到这儿忍不住喷了出来。“咳咳…”明楼伸手指着赵启平,却呛咳得说不出话来。

明诚一见他这样,一边帮明楼抚背,一边怒视赵启平:“胡说!大哥哪里胖了?”明楼轻轻拍了拍他的大腿,微嗔地看了看明诚,明诚会意地点点头,接着说:“不是,启平,你学习那么忙,怎么突然想起写小说了?”

俗话说得好,不在虐狗中变态,就在虐狗中爆发,赵启平看着对面腿挨腿,肩并肩,手握手的俩人,怒道:“你们俩总是这样!我在学校辛辛苦苦学习,回来还要看你俩铜墙铁壁心有灵犀丧心病狂地秀恩爱,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是,谁让我就是个来借住的单身苦学生嘛!”他化悲愤为胆量,一时冲动就把自己压抑许久的担忧不解倒了出来。

明诚下意识地想看明楼,但立马控制住了,安抚性地看向赵启平,说:“启平,谁拿你当借住的了?是不是在学校遇到困难了?”

赵启平继续愤愤地说:“当时我赶论文,头发一掉一大把,发际线还往后移了0.5毫米。回到家想跟你们诉诉苦,结果你们居然不在家,隔几天回来,阿诚哥左肩带伤你们却还跟没事人一样,什么也都不跟我说。既然这样,难道还不允许我写一部半纪实小说向大众揭露你们见天秀恩爱的丑恶嘴脸吗?”

明诚无奈扶额,捏着书的一角说:“你说的半纪实小说不会是指《抠门长官俏秘书之撩你没商量》这本书吗吧?”

“对!”

“启平,是我们不够关心你——”

赵启平红了眼,恨恨地说:“难道我不是家里人吗?为什么都瞒着我?”

“启平,我们没有瞒着你——”

“对,我们不是光瞒着你一个人,我们也没告诉三儿和然然——”

“大哥,闭嘴!”

“启平,有些事,我们不说,不代表不信任你。”明诚上去环住在生气伤心的弟弟,“抱歉,让你担心了。”

——

往事不堪回首啊,赵启平看了看对面的小警察,老实认错:“熏然,是我不对。”

李熏然一下怒了,似乎连小卷毛都竖起来了:“谁让你拿我的事情当原型用了!而且我…和凌…院长也不是你小说里那种关系!”

“咦,你不都是叫他远哥?怎么…呜呜”赵启平试图挣脱李熏然捂着他嘴的手,可惜刑警的体力比医生好太多了。

“你怎么知道的?”李熏然手底下的人呜呜示意,他疑惑地放下手。

“呼,憋死我了。然然,你捂得也太严实了。就是你之前鲜花案受伤住院那段时间,有一次我听到你和院长谈话了。”

“咔嚓。”










宠溺的大哥:阿诚,乖乖让大哥舔毛。

昏昏欲睡的阿诚:哼唧,zzzzzz





收藏很久的图,一直犯懒。

图源右下,不妥删。

【楼诚及楼诚衍生】非专职作家赵启平 1


“快快,今天照一生的新书上架,马上就到点了,赶紧帮我抢购一本,欢欢。”穿着护士服的小姑娘一脸焦急神色,一路小跑地往护士站冲。

“啊,我马上就得查房,欢欢也帮我下一单吧。”

“哎呀,我都忘了,幸亏你跟我说。上次照一生那本《抠门长官俏秘书之鉴宝小貔貅》精装本我就没抢到。”

“欢欢,楼下张大夫她们说要三本。”

“对了,护士长说也帮她带一本。”

杂七杂八的声音在午休的护士站响起,凌欢神色凝重,手中的手机界面正是duangduang网站,她动作飞快地根据围在身旁的同事报数下好了订单。

然后,长舒了一口气,她露出已支付的界面,得意洋洋地说:“搞定!而且我是抢在前五百名之内,能得额外赠送的青瓷太太绘制的精美书签以及照一生的亲笔签名。嘿嘿,我厉害吧。”

不远处经过的赵启平看到护士站爆发出一阵小小的欢呼声,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转身离开了。

赵启平,男,主职骨科医生,但是他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隐藏职业——霸道总裁纯爱小说知名写手,笔名:照一生。

他的成名作也就是出道作-—《抠门长官俏秘书之撩你没商量》,以生动形象的文笔,甜蜜虐狗的情节,真实可靠的专业描写,很快就在霸道总裁纯爱小说这个领域打出金子招牌。

接下来,他又相继推出《抠门长官俏秘书之甜蜜攻略》、《抠门长官俏秘书之先生请自重》、《抠门长官俏秘书之放肆宠痛快爱》和《抠门长官俏秘书之鉴宝小貔貅》,进而打造出长盛不衰的《抠门长官俏秘书》系列;该系列作为霸道总裁小说中的名作,随着出书而被越来越多的读者熟知,最后成为广大女性读者的至爱。同时,精明的商家也瞅准商机,精装版、典藏版,漫画、有声书,一系列搂钱的手段也衍生出来。

照一生,这个笔名当然也随着小说出名了。曾经有媒体采访过这名作者,可惜作者本人非常低调,只肯接受电话采访的形式。

而也就是这次采访让广大读者对作者有所了解:首先不是广大读者猜测的女性,而是一名年轻且声音好听的男性,写作也只是业余爱好,笔名照一生的来历则是“光明照耀一生”的意思。

能把霸道总裁小说写得如此好的居然是个男孩子,这个劲爆的消息一下子在广大群众中造成剧烈影响。

可惜,从那以后,照一生再也没有接受过采访。群众们只好把对作者的好奇投入到对小说的热爱里。

而此时被无数读者惦记的照一生,也就是赵医生,正美滋滋地暗爽中。

一名作者,自己的文字能被这么多人喜欢,自然是件令人高兴的事。

而且还能赚钱。嘿嘿嘿。

每当这种时刻,赵启平就觉得自己在繁重的工作之余挤时间写作的辛劳,从小被大哥和二哥各种秀恩爱闪瞎眼的痛苦,小说被阿诚哥发现后被他敲诈压迫的无奈都有了回报。

赵启平拿出手机,微信界面上刚好有一条他阿诚哥的新消息:“书卖得不错?”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那你想好怎么跟然然坦白了吗?”

“啊啊啊啊,能不能不要在我这么高兴的时刻,提到这么痛苦的事!”

“哦,那你想好如果凌院长先知道的后果了吗?”

赵启平无声地抱了会头,不,这个问题更糟。

对面的明诚似乎意识到赵启平逃避的心理,又发了一条:“别拖了,赶紧办,这是为你好,听话。”

不,不,不,再让我逃避一会儿,高兴一会儿。

赵启平心里怨念不已,阿诚哥专门挑这时候说,也太过分了,干脆下本小说就起名叫《抠门长官俏秘书之扎心宝贝》吧。







大家,应该知道照一生这个笔名真正的含义吧。




【楼诚】超级英雄AU 如果他们都是超级英雄


1. 一次关于制服的对话

“大哥,你头上为什么戴头盔啊?我看阿诚哥和我老师都只戴眼罩。”

“因为……”

“因为大哥头大,不包起来太显眼,容易被人认出来。”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突然插进来。

“啊?噢。那大哥你为什么披披风啊?阿诚哥和我老师也没有啊。”

“因为……”

“因为当时大哥中二期还没过而且和王天风打赌赌输了。”

“噢。那大哥……”

“咳,明台,没什么事你就先出去吧。我跟阿诚还有事要说。”明楼忍不住叹气,自己做兄长的威严是越来越难维持了。明台这小子故意装傻充愣,八成是被王天风给带坏了。

明台眼看自己无法亲眼目睹二哥手撕大哥的戏码,只好磨磨蹭蹭地往外走去。

等他从外面把门关上,明诚终于崩不住了,“大哥是信不过我吗?为什么这次行动瞒着我?”

明楼觉得眼前一幕有点熟悉,曾经发现自己是毒蛇的少年也是如此咄咄逼人,决心成为青瓷跟随自己的青年面对自己的阻拦也是如此怒气冲冲。

他急着安抚对方,“阿诚,是我的错。我怎么会信不过你,这不是因为桂姨……”

明诚抬起手示意,“我明白。大哥是为我好。可是……”

一个温暖的拥抱阻止了明诚继续说下去,明楼还没来得及换装,隔着特殊材质的贴身制服,熟悉的体温传过来。明诚在明楼揽过他的瞬间,就自然而然地把手搭在对方背上。

两个人都放松下来,也不再说话,安谧和谐的氛围驱散了刚刚争执带来的紧绷。

他们曾经无数次像这样相拥,夜巡后,大战完,庆功时。也或者像这次一样,用一个拥抱来完结那些伤人伤己的争执。

静静地过了两分钟,一个闷闷的声音从明楼颈边传来,“大哥,你为什么突然打算把制服换成战甲啊,这会增加你作战时的负重的。”

“阿诚。”明楼有点不满刚刚的气氛被打破,轻轻搂了一下怀中人的腰。

明诚惊讶地抬起头,“不会吧?真让明台说中了?!大哥,你不会真是因为身材变p…宽,才要换成战甲的吧?!”

“明台,你给我滚进来!”在门厅换鞋的明台听到这声怒吼,立刻马不停蹄地滚出家门了。他得意洋洋自语道,“就知道大哥要把火撒我身上,幸好我有先见之明。消火这事还是交给阿诚哥吧。”


2. 还是关于制服的对话

明诚最初是作为毒蛇的助手出道的,一身青色紧身制服勾勒出瘦削紧实的曲线。那一阵子,毒蛇出手都特别狠,没办法,任谁看到一帮罪犯对着自己成年没多久的弟弟吹口哨,都会忍不住想要拆了他们。

“阿诚啊。”明诚一听到他大哥这种我要拿大道理砸晕你的口吻,就忍不住心颤。“大哥,什么事?”

明楼叹了口气,眼前青年正值最好年华,带着蓬勃的生机,也还有着一些生涩稚嫩,却铁了心要跟自己站在悬崖边上。

所以有些话,就算再难以启齿,作为兄长他也得说。“……阿诚,你的制服要不要换个样式?”

明诚满脸不解,“大哥,为什么啊?”

“之前咱们考虑的还是不周全。”青瓷的制服是明楼亲自设计的,充分考虑了明诚的长处和短板,尽量保证简洁利落,并且选用明氏旗下研发的特殊材料——质量轻,伸展性佳,抗打击性强,兼备防弹功能。青瓷体术好,身手灵活,但体重轻,负重不行,穿上这身制服,可以轻盈如片羽。

可是,现在明楼发现这身制服有一个极大的缺陷:太显身材了!明楼只要一想到那帮76号的人对着阿诚的背影吹口哨,就想杀人。

“我觉得有必要给你加一件披风,既能保暖还能起到滑翔的作用。”明楼想了想,还是委婉一些,免得吓着自家孩子。

明诚有点纳闷,问:“啊?大哥,你当初不是说我力量不足需要充分发挥速度这个优势,所以制服要尽量轻便,不加披风吗?”

作为从小哄自家大姐的人,被自己说过的话打脸算什么。明楼依旧一本正经地说:“之前没考虑实战中用过的因素,是我想的不足了。咱们也要尝试多种可能,先加上试试。”最后这句,明楼不自然地带出点平时胡说八道哄人的口吻。

明诚虽然一头雾水,但还是老老实实听自己大哥的。

三天后,明诚穿着带披风的新制服,巡逻回来。

“大哥,你还是把披风去了吧。”明诚满脸不高兴地说,“今天我追人的时候,披风被勾住,差点追丢了。”

明楼有点哭笑不得,“新制服刚开始难免会有不适应的地方,多穿穿就好了。”

明诚还是瘪了瘪嘴,说:“大哥,你别瞒我了,我知道你为什么突然给我加件披风了。我今天碰到王天风,他都跟我说了。”

“这个疯子!”明楼虽然生气,但还记得关心自己弟弟的心情:“阿诚,别理那些流氓,王天风说的你也别放在心上。披风你多用几次,总能适应,你看,大哥不也是有披风吗。”

明诚鼓了鼓脸,说:“那几个看我笑话的我和王天风已经收拾过了,谅他们也不敢再胡说。所以,大哥,披风还是算了吧。”

明楼点了点头,说:“既然如此,那就还用原来那套。不过你这回倒是给了我一些新思路。”

“啊?”

半个月后,魔都地下有了一条新的潜规则,严禁向青瓷吹口哨或者嘲笑他的制服。否则会被青瓷本人、毒蜂、毒蛇联合收拾,重点关照,一遍又一遍。切记,切记。




阿诚哥的制服参考夜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