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藓和猫薄荷

chat:

苔藓和猫薄荷(一发完)


warning:阿诚猫耳&猫化,se情描写(本来只是个pwp结果发展成……),xing爱中的控制/从属关系和轻微的xia流话


以下正文:




明楼的心情不好。




下班的时候,他的烦躁就被明诚闻到了,一股潮湿的苔藓味儿。自从他们回上海,这种味道就久久不散,它让他们的办公车闻起来像是潮湿的小树林。


阿诚皱眉,他不喜欢这个味道,这个味道这让他感觉自己仿佛泡在水里。




毕竟,猫都不爱被泡在水里。




说是闻到的并不贴切,这种感受周围人的情绪的能力是猫独有的第六感。这种天赋让明诚更方便的探取情报,但也让他容易受到周围人情绪的影响。




阿诚把窗户摇下来一点儿,让这股普通人并不会闻到的味道散出去。








明楼对这种能力很感兴趣,让明诚描述每种情绪的气味。




“其实每个人的都不太一样……”


“那你就说我的。”




听完音乐会出来时是紫罗兰。


站在窗前读大姐的信时是干草堆。




“那现在呢?”明楼手伸进他的衬衣下摆。


“薄荷,猫薄荷。”


“……我都分不清你是在说实话还是在调情了。”


明诚凑过去吻他:“你猜。”




那个时候在还巴黎,冬日的下午阳光难得的好。只要把窗户关起来,满世界的山雨欲来好像也和寒冬一起被关在了外面。明楼在阳光里抚摸他露出来的长尾巴,轻轻的揉捏他的尾巴尖儿。






明诚不自然的在司机的座位上换了一个姿势,又从后视镜里看看闭目眼神的明楼,那股惹人烦躁的苔藓味儿好像被压下去了一点儿。


自从回到上海,明诚一次也没有把自己的耳朵尾巴放出来过。长期压抑自己的原始形态让他也有些烦闷,他们在回上海之前就很多事情约法三章,家里的,工作的。


明楼没说,但是他自己明白在巴黎的生活很肆意,也很放肆。而他在巴黎小公寓里每天肆意露出的尾巴和耳朵就是这段放肆生活的佐证。




阿诚的猫身份是一个秘密,亚人在国内生存状态堪忧,人都活不了的时代,更不要提天生体质差一截的亚人。而猫又承载了人们太多的遐想,阿诚能活下来的同类大都在上海午夜的暗巷里偷生。


明镜和明楼把阿诚接回家的第二天就发现了他的秘密,因为惊恐而瑟缩在柜子里的小孩儿头上顶着一对怯生生的猫耳朵。


桂姨和那个男人都是完全的人类,年幼的阿诚第一次展现亚人特征的时候,他短暂的快乐童年就结束了。






晚饭的时候明诚开了一瓶红酒。


明楼抬眼看他:“今晚有没有别人。”


大姐和阿香回苏州,明台假装在香港。


“就是因为没有别人。”明诚笑着对着他举杯。


明楼眼前一晃,仿佛他们还对坐在巴黎的小餐桌前,明明才几个月前的事情,仿佛已经是另一个世界。


那的确是另一个世界。




明楼的弦儿绷久了,好不容易放松,酒不醉人,他却有点儿醺。明诚喝酒上脸,红着脸对着他笑,看的人心里又暖又痒。明楼看他扑闪的大眼睛,心想,就一晚上,他们都需要放松一下。战斗才刚开始,生活也还得继续。


所以当明诚站起来收拾餐具,又提着公文包表示回自己房间继续办公的时候。明楼有点儿没拿准他什么意思。不过他们的相处中,阿诚向来选择以退为进,明楼心一横,我等。




这一等就等到晚上,明长官躺在床上气闷,看着天花板想,不会啊,自己还不至于弄错明诚的暗示,小家伙葫芦里不知道卖的什么药。


黑暗催着他入眠,就在困意快要袭来的时候,他感觉什么东西跳上了他的床。






完全变成猫状态的阿诚。


明诚不常变回这个状态,完全的猫形态太……脆弱,虽然可以带来很多行动上的便利,但是几乎无法自我保护,路边的儿童就可以伤害他,不到走投无路的逃命,他几乎不会变成这样。


明楼还在愣神,就感觉到毛茸茸的猫蹭上了他的身侧平放的手。湿漉漉的鼻子顶着着他,像是想把脑袋埋进他手里。


明楼心里柔软,配合地去抚摸他小巧的脑袋。阿诚满意的呼噜,愉快的半咪上了眼睛。


挠他的耳朵,然后顺着脖子处柔软的细毛划到下巴,猫咪乖顺配合的抬起头来。


明楼在猫咪平稳的呼噜声中又泛起倦意,一只柔软的毛茸茸的小动物的陪伴,这样也很好,虽然和他设想的夜晚不太一样……


明诚显然不是这样想的,就在明楼抚摸的频率趋于平缓的时候,他舔了舔明楼的指尖。


明楼霎时间清醒过来。


小兔崽子明显没玩儿够,抱住他的手舔个没完,带着倒刺的粉色小舌头从指尖舔到手心,然后又绕到手背。




痒,


明楼感觉浑身都痒。




这哪里是乖巧的小猫,这是一只无法无天的小兔崽子!


他决定整肃家风。




翻身把明诚提起来,举到自己眼前。


猫咪眨巴眨巴圆眼睛,一副乖巧柔顺的模样,粉色的小舌头也还没有完全收回去,露了一半在外面。明楼把猫卷成一个毛球拥进怀里,手揉着它柔软的肚子,猫咪开心的呼呼。


然后明楼的脸凑近他,轻轻吻了它的头顶和眼睛,用丝绒般的低沉气音在猫耳边轻轻说:






“小猫……有多久没有洗澡了?”






一瞬间,阿诚呆住了。




作为一个人类,他虽然不爱水,但是他爱干净,洗澡依然是尽可能勤快,可是作为一只猫……不不不猫会自己给自己清理,这和人类用洗澡来衡量的干净标准是不一样的!


作为猫有猫的尊严,他激烈的挣扎起来。


明楼把他团的更紧,忽视怀里毛茸茸小东西的一切抗议,坚定的走向浴室。




明诚想过明楼会惩罚自己,但是是在床上,用他们心照不宣的小游戏。而不是现在这样!


猫形态的弱势在这个时候显示得淋漓尽致,明楼一手搂住他的躯干,任由他挣扎也无济于事。害怕会给明楼的脸上留下无法解释的伤痕,他也不敢把爪子伸出来。


明楼控制这样的他易如反掌。


身子被按进热水里的时候,阿诚发出了绝望的叫声。




明楼满意的把它浑身淋湿,小心翼翼的不要把水弄进耳朵,然后打上泡沫。


打湿之后原本毛茸茸的猫咪瞬间小了一圈,露出他的肌肉线条来,明楼轻柔的搓揉。和明诚的人一样,这是一只匀称优雅的造物,每一块肌肉都恰到好处,美丽纤细,又蕴涵着无限的爆发力。




从被硬塞进热水里开始,阿诚就放弃了挣扎,垂着耳朵无精打采。他想要和明长官共度良宵,而不是被摁在水里忍受湿漉漉的皮毛和搓澡。


猫生无望啊。


看猫欺负得差不多了,明楼又心情愉悦的讨好起他来,力度适中的挠挠耳朵,顺顺毛,还在猫咪曲线漂亮的背上落下几吻。


阿诚从鼻腔里发出呼呼的声音算是和解。




明楼看着他温柔地笑:“那你慢慢洗,我去外面等你。”




那就等吧!






=============


第一次写文,哇压力好大[😂

评论

热度(579)

  1. 脑洞大开的地方cha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