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一篇肉文要什么名字啊,无题

北冥大胖鱼:

又是肉……我好污。


据说好多太太不吃楼诚肉,慎入啊慎入!


这次没有一点玻璃渣。


————————————正文分隔————————————


阿诚本以为自己能轻松几天。


狩猎计划算是落下帷幕,他和明楼都松了一口气。而知道部分真相的明台也能消停几天,不再含沙射影地骂他们俩是汉奸了。大姐还在苏州没回来,桂姨、阿香也不在,家里少有这份清净。


实际上并没有轻松多少。打发明家小少爷睡下后,阿诚站在明楼房间门口看了一眼表,十点二十七分。


他轻轻开了门,明楼正坐在沙发上看一份公文,听到他进来,抬头瞥了一眼,有些漫不经心地问:“怎么这么晚?”


“把家里收拾了一下,看了看明天用的发言稿。”阿诚关上门,边往里走边说,“咱家小少爷又盘问了我半个晚上。”


明楼点点头,把公文扔到茶几上,向阿诚招手:“过来。”


阿诚本想直接进卧室给他找睡衣,听到明楼叫他,便又折回来在明楼旁边坐下:“什么事,大哥?”


明楼盯着他瞧了一阵子,阿诚坐得笔直,就算穿着睡衣,也没有一丝一毫松懈的样子,专注又严谨地看着自己。明楼忽然有些感慨,这样的目光已经追随了他十几年。在这十几年里,那个敏感内向的孩子,长成了这样一个优秀到近乎完美的青年。


“大哥?”阿诚看明楼不说话,便又轻轻叫了他一声。


明楼回过神来,想起自己要问阿诚事:“后天的计划都安排好了吗?”


“嗯,”阿诚点点头,“我们的人都到位了,大哥要是不放心,我就亲自去一趟。”


后天的刺杀目标是一个参与细菌战研究的日本军医,从日本经过上海,三天之后去南京。与那些日本高官不同,安保工作没那么严密,刺杀难度也相对低一些。对于阿诚的安排明楼自然是放心的,行动之前的询问,不过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


“不用,让他们去做就好。”明楼揉揉眉心,向后靠在沙发上,“说说明天要做的事。”


“上午九点藤田要给特务委员会和76号开会,中午有一个新闻界的饭局,下午四点,有一场上海经济态势的报告,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了。”


明楼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沉吟道:“新华日报又请我写文章,你明天写完送过去。”


阿诚想起上次明楼写的社论,什么汪主席的和平大业之类的,字里行间都一股阿谀奉迎的汉奸味道。他撇了撇嘴,说:“我可不会写。”


“明秘书长,你不写谁写?”明楼挑了挑眉,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写得别太敷衍啊,坏了我明某人的形象。”


阿诚哼哼唧唧说了一句:“汉奸。”


“我是汉奸,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明楼笑着说,伸出手指对着他点了点。


其实明楼对这两个字十分敏感,但从阿诚口中说出来,他非但不反感,还有些愉悦。因为阿诚知道他在做什么,因为阿诚也站在这无边的黑暗里,站在他身边,与他一同守着最光明的信仰。这就像是两个人的小游戏,带着故意为之的调侃,带着心照不宣的默契。


阿诚也笑起来,唇微微抿着。


明楼知道,这稿子是一定不用自己写了。他拍了拍阿诚的大腿,又问:“刚才明台问你什么了?”


“他呀,”阿诚皱了皱眉,“先是问军统的事,后来又问到在巴黎的时候我们是什么身份。”


明楼心想,明台想要问的无外乎就是这些事,他不担心阿诚多说什么,错说什么。只要不牵涉大姐,他们俩对付这个小少爷还是绰绰有余的。


“再有什么事,让他来问我。”明楼摆了摆手,“行了,上去睡觉吧。”


阿香不在的这几天,家里家外的杂事都让这个伤号包了,怕是累得够呛。明长官难得体恤一下下属,谁知这下属并不领情。


阿诚有些意外地眨了眨眼睛:“就这么睡了?”


“不然呢?伤成这样,还要做什么?”明楼没好气地说,“快滚回楼上去,别在这里撩拨我。”


阿诚本以为明楼要与他聊一聊,还真没想别的事。不过明楼那么一说,阿诚觉得做点别的也没什么不好。他垂了眼低声说:“都好几天了,早就不碍事了。”


这几天明楼一直不让他睡在这里,自然也是顾忌到他的伤口。只是这几天忙得很,也没仔细看看愈合地怎样了。


“我看看。”明楼伸手解开他睡衣最上面的两个扣子。


左肩上的伤看样子是不用上药了,已经结了一层暗红的痂,在白皙的皮肤上格外显眼。这样的伤,恐怕一辈子都会留有疤痕。明楼有些心疼,俯身亲了亲他的伤处。


大约是长新肉的缘故,本来就有一些痒。那样柔软温暖的唇一触上,阿诚忍不住躲闪了一下,说:“大哥,痒。”


眼前的青年看着他,带着一丝委屈和难耐的神色。明楼心想这人一定是故意的,心一横把剩下的扣子一并解了,有些严肃地说:“你可别后悔。”


阿诚压着嗓子低低笑了一声,也伸手去解明楼的衣扣。刚才进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明楼穿得很整齐,只有领带微微松开,阿诚一边动作着一边嘀咕:“穿这么多。”


说话的功夫睡衣就被人扒了个干净,自己还在跟他马甲上的扣子较劲。阿诚索性停了手,靠在沙发后背上,任凭明楼的手在自己身上抚摸揉搓。


明楼有些不满地看着他,手上的力道大了一些:“我没教过你吗,做事要有始有终。”


【下文请戳这里】






—————————————————


从来没混过热圈的人被热度和涨粉吓了一跳。谢谢喜欢,评论我也都看了~有人说来个甜甜的后续,但是因为要考试啊根本没时间摸鱼,先炖个楼诚肉满足一下自己再说


嗯大家不用关注这个主页啦,写完这篇年前就不会再写了,毕竟手已经剁掉了。 



评论

热度(302)

  1. 脑洞大开的地方北冥大胖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