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 | 楼诚衍生 他是个贪吃鬼2

2. 他也是个贪吃鬼

楼诚:

阿诚与族人走散的时候还很小,很多族里的事都不记清了。一个小孩子跌跌撞撞的,饥一顿饱一顿,吃了不少苦。后来,明楼每每想起这段就后怕的厉害:那么小的孩子当初自己碰到时,瘦的厉害,像个泥猴子,一下子饿晕过去,摔在自己面前。

反而是阿诚安慰他,“我运气好,当初虽然吃了不少苦,但也没被人贩子拐走,最后还被大哥救了。你看这不是挺好吗?”

明楼便不再说了,只是拍了拍阿诚的手。

明楼刚把阿诚带回家时,还是青年,不到二十岁,瘦瘦高高的一个人,明镜当时总担心他读书辛苦,营养不够,“明楼,你怎么吃得这么少?”“明楼,我让红姐给你煲的汤喝了吗?”

谁知到了现在,大姐关心的话语全都变了个个儿,“明楼,你是不是又胖了?”“哎哎哎,放下,那汤是给明台的,没你的份。”

明楼心里苦,闷闷地一个人回了书房。

这全都是阿诚的错!





谭赵:

谭宗明向来信奉养生。他也是奔四的人了,年轻打拼时,熬夜拼酒是常态,现在事业稳定了,就得好好保养自己。

可惜经常功败垂成。

比如今晚。

谭宗明吩咐自己的管家:“晚餐做的简单点,给我来碗杂粮粥,几个小菜就行,给启平多炒几个菜,他前几天说想吃红烧肉。”

管家有点为难,“赵医生之前打过电话回来说今晚想吃火锅,厨房已经准备好两人份了。”

谭宗明暗道不好,每次跟小赵医生吃饭,看着对方津津有味的样子他都忍不住多吃几口。虽然小赵医生很注意他的食谱,尽量选择健康食物,饭后也常常会有双人消食运动。但自控力的减弱还是不争的事实。

哎,秀色可餐,美色误我啊。谭宗明一边感叹一边盘算着待会是不是要试试新的运动姿势。

还在医院上班的赵医生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蔺靖:

“蔺晨,你脸是不是又大了?”萧景琰一本正经地问道。

蔺晨一脸冷漠地看着他,小没良心的。

“问你话呢,今天黎纲可是跟我说你轻功退步了啊。”

蔺晨还是不说话,继续冷漠以对。

“吉婶儿也跟我说你的腰围又粗了。”

你见天搂还不知道我腰围粗没粗啊。

“说话啊,我前几天藏的那盒点心你放哪了?”

蔺晨终于说话了,“哪盒啊?我怎么不知道。”

萧景琰终于火了,“少给我装傻,就是前几天小殊给我那盒榛子酥。”

蔺晨也不高兴了,“我吃了!”凭什么收别的男人送的礼物啊,还偷偷藏起来。就算是我发小给的也不成。

“谁让你吃的!那是我母亲亲手做给我,大哥特意让小殊带给我的。我这几天都不舍得吃。”萧景琰一下就着急了,眼眶泛红,狠狠地瞪着蔺晨。

蔺晨一下慌了,“景琰,别生气,我,我不知道那是静姨做的,还以为是小殊送给你的,所以,就有点生气。我给你做好不好?我再给你做一盒,你想吃什么,我都做给你。”

萧景琰别开头,有点委屈又有点不好意思,提起袖子挡着自己的脸不想让蔺晨看到。

蔺晨上前,轻轻捏着他的手,“我知道你想静姨了,改天我陪你回去看看,好吗?”

“嗯。”微微带着鼻音,“我想吃榛子酥了。”

“好,我给你做。”





凌李:

“熏然,你饿不饿?”

“不饿啊,怎么了?”

“我饿了。”

“那我给你做点什么吃?唔,你干嘛?”

“干!吃你。”

自从遇到你,我便知道什么是饥饿,什么是渴望。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