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何夜无月02

阿诚肯定是乐意的呀。

纵使一夜风吹去:

“被”出柜,慎入!
正文:
从金家出来,天变了脸。明诚打电话去秘书处得知明楼还没散会,索性开车到司令部等他。本来负责接送明楼的小刘在车里打盹。明诚敲了两次车窗才清醒过来。见了处长忙不迭下车打招呼。明诚躲开向自己撞过来的车门。笑着嘱咐小刘先走,自己留下来等明长官。


明楼散会出来,刚好落雨,雨丝轻快,沾衣欲湿。明诚看见他赶紧下车上前把伞递过去,又小跑回来把车开到跟前。端得一副细致周到的秘书做派。


明楼坐在后座从后视镜看他。问道:“不是让你直接回家不用管我的吗?”


“无颜面对大姐,这不来抓你给我垫背么。”


“怎么?不欢而散?”


明诚笑道:“人家肯见我啊,就是要给我上思想教育课的。”


明楼点头:“意料之中。”


“马后炮。那料事如神的明长官一定也替在下想好等下回去怎么向大姐交代了吧。”


明楼叹口气,捏着下巴陷入沉思。


“索性实话实说金老师看不上我。”明诚提议。


“那大姐会问‘怎么看不上啦?我们家阿诚哪里不好呀?’”


明楼模仿明镜时像模像样地捏着嗓子,神态语气十程神似。明诚透过后视镜给他一个白眼。


下午时明堂差人送来几尾鲜鳜鱼,明镜与阿香就红烧和清蒸商讨了半天。好容易拍板,却对着一盆活鱼犯了难。正好听见车响,明镜扔下渔网道:“行了别愁了,这种活让他们干。”


明诚去停车,明楼先进门。明镜迎上来直接拉着人往厨房拽。


“快点呀,快饭点了鱼还没杀呢。”


“大姐,明台呢?”


“和程小姐约会去了。”


“那等阿。。。”


“等什么阿诚,你个做大哥的什么都让弟弟干。就你来!”


把人推进厨房却忽然想起什么,跟到明楼身边低声问:“阿诚跟你一起回来的?”


明楼套上围裙,手忙脚乱地躲着网里活鱼挣起的水花,还要打点精神应付明镜。


“啊?他不跟我回来还要去哪儿呢?”


“去跟金小姐吃饭逛街看电影呀!”


明楼把鱼扣在砧板上才松一口气,让明镜帮忙拿个擀面杖过来,企图结束话题。


明诚进门见明镜和阿香坐在餐桌边偏着头闭着眼一脸不忍直视,随即厨房传来敲击的巨响。


“阿诚你快去,别让明楼把砧板敲碎了。”


明诚依言把明楼从砧板前挤开。忍不住笑道:“你杀个鱼使那么大劲儿干什么呀。是头牛也死透了。”


话音刚落砧板上“死透了”的鱼猛的弹起来,明诚吓一跳,赶紧抡着刀背又拍了几下,利落地拾掇起来。


明楼摘下围裙帮他套上,在后腰处打上一个蝴蝶结。满意地退后欣赏他忙碌的背影。


门外明镜喊:“收拾好了就把厨房还给阿香啊!你们的手艺我可信不过。”


明楼笑着应声:“大姐,你信不过我还信不过阿诚呀?”


明镜闻言道:“那行,阿诚做不好吃我就罚你!”


明诚道:“那大姐我就不客气了!”


明镜不乐意了:“坏小子!敢不好吃就罚你都吃光。”


掌握了厨房使用大权,明诚开始撵人。明楼拿了本书坐在沙发上边看边等。不多时整个明公馆被清香萦绕。他听见明诚喊他,


“大哥,你还在吗?快过来。”


明楼一边起身一边笑着揶揄道:“你不是不让我帮厨吗?”


明诚夹着一块鱼肉迎上来,吹了吹凑近他嘴边。


“尝尝。”


明楼慢条斯理地砸着嘴作回味状,明诚本以为他在酝酿什么建设性的意见。哪知明楼沉吟道“三日入厨下,洗手作羹汤,未谙姑食性,先谴。。。”明楼看他,声音压得更低:“夫君尝。”


明诚狞笑道:“你等着挨罚吧。”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饭桌上明镜终于问起与金小姐约会的事。明诚觉得面对明镜也并没有想象中那样艰难。索性和盘托出。略去父辈一节,只说金书晓的成见。


“她绝对是拿出课堂上的气场,把我当熊孩子教育呢。哈哈哈。。。”


明镜听他云淡风轻地说着这样尴尬的事情,拿小勺舀着汤的手不禁放慢了动作。


明楼知道她是心疼了,打趣道:“大姐,这完全是我们平时忙得没功夫经营公众形象的缘故。”


明诚接口:“经营什么,汉奸形象啊?”


明镜本来有些黯然,却见他们二人还能神色如常的谈笑风生。便也只好挥去心头酸楚,强笑道:“阿诚对不起呀,是姐姐考虑不周。那个金小姐一直是很随和的一个孩子呀。我以为。。。”


明楼宽慰道:“金家世代书香,难免有些文人意气嘛,”


明镜点头,随即整顿精神道:“有什么的,我们明家养花养牡丹,种草是兰草。出去哪个不是独当一面的好孩子呀!大丈夫何患无妻!”


明楼和明诚欣然相视。起身举杯敬长姐。


“大姐就是大姐,有气度,真海量。”


“大不了将来你们俩就伴养老好了。”


明楼吓一跳,一口酒呛住,咳得涕泗横流。好容易缓过来又听明镜道:“你什么反应啊,阿诚能文能武烧菜又好吃,要是放太平世道绝对轮不上你呢!”


明楼点头称是,扭头连明诚早已经埋头饭碗装聋作哑。杵他一下。


“听见没臭小子,让你给为兄养老呢。”


明诚抬头,耳根的红晕还未消退。


“你不乐意?”明楼故作悲愤。


明镜见不得他作威作福。


“就你奸懒馋滑的,谁乐意啊?”


“乐意的。”明诚醒过神来,看着一家人笑。


怎么会不乐意呢?

评论

热度(72)

  1. 脑洞大开的地方纵使一夜风吹去 转载了此文字
    阿诚肯定是乐意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