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 | 碎片小故事

不大会排版,先发出来试试。
1 相识

谭宗明和赵启平的相识是因为一场医闹。

一开始,小赵医生只是把这场风波当作是从事医疗行业必定会碰上的小插曲讲给安迪——虽然,当时他已经与曲大小姐分手了,但和安迪的友情还是保留了下来——谁知,在电话另一边的安迪听了,倒是担心不已。
“赵医生,我最近看到很多医生被害的新闻。这回对方已经知道你所住的小区了并且对你进行了口头威胁,不排除他会采取极端手段。我建议你马上更换住址,并且报警。”
本来还笑嘻嘻的小赵医生,赶紧安慰道:“别别,你放心,我们已经跟派出所备过案了。我就把他当个乐子讲给你。像我们这些动刀子的谁没碰上个过医闹的。而且,骨科大夫的战斗力排名第一!现在这窝离我们医院可近了,每天早上能比别人多睡几十分钟呢。”
“如果,你是担心距离的话,我有个朋友在你们医院附近好像有套公寓,可以借你住一阵子,避避风头。”
赵启平翻了个白眼,完了完了,早知道讲个猪肉绦虫的冷笑话也不把这事顺嘴吐噜出来了。虽然,这回事情闹得确实不小,但他看得透彻,对方主要还是想吓唬吓唬他,目的是为了讹钱。人身安全应该还是没问题的,所以他才当个乐子,把这场闹剧讲给安迪,顺便感慨一下人性。
但安迪显然不这么想,“你并不能确定对方在目的没达成后,会不会铤而走险。我有过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的经历,作为朋友,我担心你的安全。”
话说到这,赵启平显然不能再拒绝了,虽然他有点大男子主义,但他更知道自己朋友的心意应当珍惜。
“行,那我听你的。”

中午午休时,安迪便把这事跟谭宗明说了,“我记得你在那附近的小区有套房子,反正你也不常去,便先借赵医生住住。”
谭宗明倒是没意见,他在市区里有几个落脚点,再正常不过。“没问题,我下午跟你一块去医院看看这个赵医生。”
安迪听了,一挑眉,微微诧异地看着他。毕竟她本来设想的只是从老谭这撬到钥匙就算完事。完全没想过对方有这个闲情逸致陪自己跑一趟。
谭宗明知道她的意思,温和地笑了笑,“难得你有个聊得来的异性朋友,还不让我见见?”
其实之前他早就对安迪口中偶尔提到的赵医生有点好奇,但真正升起看真人的念头还真是一时性起。
“行了,你不是跟他约的六点半在他们医院门口碰头吗?到时我开你车送你过去,免得你们俩找不着地。”

安迪在他俩确定关系很久之后,跟樊胜美吐槽此事,“我觉得自己好像无意识当了回戏本里的红娘。”
结果换来对方一个白眼,毕竟把经济大鳄比做崔莺莺也是没谁了。

说回他俩那次初遇。赵启平特意提前了十分钟下班,站在门口等安迪。看到安迪从副驾上下来,他以为中午安迪口里的朋友是魏渭,咧嘴一笑,正要调侃几句。谁知下来的是个貌似有点脸熟的中年男人。他心里一边嘀咕着对方身份,一边赶紧正了正表情,一脸微笑地迎上去。
谭宗明在车上还没到门口时,就看到赵启平了,而且第一印象还挺好。对方一表人材,只是站在那里,就一副青年才俊的样子。等看到安迪后,脸上微带了点淘气的坏笑,倒一下显得年轻了不少,像个大男孩。
“赵医生,这是我老板,谭宗明。老谭,这就是赵医生。”安迪站在俩人中间简单介绍了一下对方。
“房子是老谭的,他说想见见赵医生,我便把他带过来了。”
“这次的事是我麻烦谭先生了”,赵启平先是有些诧异对方的身份,开口前在心里微微斟酌了一下对对方的称呼。自己毕竟不是生意场上的人,就没用谭总称呼对方。
“能得您相助,是我的荣幸。”赵启平心知这就不仅是只欠安迪一个人情了,虽然以谭宗明的身家肯定不在乎这些,但自己该表示的还是得说到。哪怕谭宗明是看在安迪的面上,也不应该忽视对方的帮助。“我也就只有医术这一技之长了。如果谭先生有医疗方面需要咨询的,可以找我。”
“小赵医生,客气了。我一直是敬佩我们的白衣天使,能帮上忙就好。”谭宗明看着赵启平一脸诚恳地看着自己,心里点点头。没把自己的好意视为理所应当,听了自己的身份也能把持住,不卑不亢,安迪这个朋友交得还行。
随即摆摆手,“咱们先上车,这里不好停车。”

这回,还是谭宗明开车,赵启平把安迪让到后座,自己就坐在副驾上。一边看着路,一边和安迪不咸不淡地聊几句。话题还是这回的医闹。手术是赵启平主刀,很成功。本来到这应该就没事了,可没想到患者家属根本不听医嘱,术后恢复期间,该注意的一点没听,偏信什么不知哪听来的偏方。结果出了事,又见天堵在医院哭天抢地地闹,就是为了讹一笔。医院方面自然清楚这事跟赵启平没有关系,该采取的手段也采取了。但医生和医院此时反而是弱势群体,束手束脚。
谭宗明从反光镜里看到赵启平的神色,虽然一副轻松调侃的样子,但还是有一丝疲惫从眉梢眼角中露了出来。谭宗明觉得这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小男孩,虽然在自己同伴面前装作若无其事,但自己一个人时,还是会愤懑难过。
他觉得自己的老心似乎颤了颤。

所以这是一个老谭考察自己闺女的朋友,后来发现人不错,就把对方变成自己男朋友的故事。(并不

评论(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