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煮熟的鸭子要飞了>和<天上掉馅饼了>【ABO】00-04

脑洞孵化器:

架空现代AU


楼诚   荣许  台丽


我对商战一窍不通


我对阴谋诡计完全不懂


我就是傻白甜的小白……


OOC恐怕无法避免


请监督提醒我……


如果有人看的话……QvQ


00


        太平盛世,社会繁荣,经济发展,科技进步……然后,生物学家突然发现,男性Omega在生物繁衍上是具有重大优势哒!


        全球震动,天翻地覆。被当做进化里程的错误,人类进化史上的怪物,被歧视压迫隔离分化长达百年之久的的男性Omega,突然变成香饽饽了!非要说明原因的话……呵呵……还不是因为男性Omega被证实可以控制自身能否受孕。或者说,男性Omega那个隐秘的生育小器官只对自身精神上许可的人开放。也就是说,暴力令女性Omega受孕从而达到强占目的的行为在男性Omega身上是无法实现的。这不能不说是生物学上的一大惊人发现!可惜,对于目前Alpha过剩的社会来说,人们的关注点在于,这是一个专属Omega,不会被他人强占的,能体现Alpha各种优势权利的存在,更遑论“血统纯正”对于不少传统Alpha家庭简直就是拼死都要维护的脸面!


01       


       阿香整了整新上身的套装,直白的掸着刚刚被某人碰过的肩膀部位。这些人脑子都坏掉了?想骚扰阿诚哥,这脑筋都动到我身上来了。欺负我年轻吗?我明香14岁就跟着大小姐做贴身助理,什么世面没见过?阿诚哥是Omega没错,但就你们这些歪瓜裂枣的Alpha也不照照镜子,信息部那个拐着腿被阿诚哥压得天天抬不起头来的梁部长都比你们像Alpha。还有那个什么汪家的什么远房少爷,且不说当年明老爷子有遗训,三代不得与汪家结亲结盟结友邻。莫非你忘了当年阿诚哥刚分化时,你怎么夹枪带棒的欺负人来着了?现在居然还有胆子腆着脸来套近乎!要不是大少爷吩咐了不许声张,要温和回绝,我早就叫保安打你们出去!……啧,怎么又来一波啊!大小姐,我下次就算是发烧烧到死也要跟着您出差!至少这些傻子没胆去敲您的办公室!


        


        “我大哥和他们那些人可不一样。”餐厅小隔间里,甜美姑娘抿了一口咖啡,“有我的保证,阿香你好歹帮忙牵个线,试试总没错吧?”


        “……”阿香叹口气,挤兑的笑笑,“我的容大小姐!他们那些人傻,怎么你也傻了?”


        荣意眉毛一挑:“哎,阿香,有我在你面前坐着,难道我大哥能配不上……”被敲门进来送点心的服务生打断。


        “这根本不是配不配得上的问题啊。”阿香吃口点心,太甜了,接口道,“阿诚哥是还没被标记没错,但大小姐早就发话了,全看阿诚哥自己的意思,谁也不许强求。而且我家大少爷……”


        “你家那个大少爷不是这么多年都没行动么?”荣意往前探了探身


        “那不是还有小少爷呢吗?你是没见过阿诚哥有多宠小少爷。”


        “你家小少爷也是Alpha?!上学的时候你还说小少爷一直没分化,搞不好是Beta啊!”荣意有点儿吃惊,,一家子都是Alpha?明家这什么基因啊!


        “才分化了半年。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晚,但测评结果可是强Alpha,和大少爷不相上下的。”阿香说到这里是相当骄傲的,谁家能出一个强Alpha已经可以炫耀了,明家上下现在是三个强Alpha,就算按最大概率也是凤毛麟角啊!


        荣意没想到这个变化,可又不想就这么放弃,自己这次死乞白赖的非要跟着大哥千里迢迢从承德过来,不能就这么无功而返:“那……那也还有个适不适合啊。要不,偶遇也行啊,你们明家也要吃饭吧?”


        阿香无奈的看着荣意:“你这不见一面就是不死心啊?”


        “哎呀,好阿香啦。我弟弟后天也过来,你不是好奇他好久了吗?”


        “荣意!”阿香嗔了一声。不行!阿香,做人要有原则……“后天是阿诚哥固定外出午餐的日子。”……阿诚哥,我对不起你……QvQ。


02


        阿香原本是喜欢和阿诚哥一起午餐的。大小姐不在,就不用她劳心打点周围;大少爷不在,就不需要照顾那张刁钻的嘴;小少爷也不在就更不用想着打听餐厅的最新菜式。阿香可以踏踏实实慢慢的选了自己喜欢的菜,还能顺便尝到阿诚哥的推荐。


        可是今天,阿香很忐忑,毕竟自己这算不算是出卖了阿诚哥啊……哎呀呀,容意怎么还不来啊!


       “阿香?你怎么了?菜不合口吗?”明诚的关心更让阿香浑身都不舒服起来。我怎么就那么意志不坚定啊!


       “阿诚哥,我……”


       “阿香?”一个甜美的声音截下阿香想要坦白的话,来的当然是荣意大小姐,“这么巧,我还想着改天请你来试吃呢。哎?这位……是明诚先生吧?”


       “叫我阿诚就好。让荣意小姐称先生,太折煞我了。”阿诚站起来微微欠身,恰到好处的诚恳和从容。


       “阿诚先生居然认得我,真是太荣幸了。”荣意在心里打了9分,真人看起来相貌气度更好,要是哥哥能争气,以后一定是哥哥的好帮手!


       “承德荣家的大小姐,也是这的老板,阿诚要是不认得,恐怕这顿饭就吃不好了。”


       “哎!怎么说得我好像有多可怕似的!”荣意刚想借此讨一点儿便宜,却被打断。


       “胡闹!这是荣家的待客之道吗?”高大的男人不露痕迹的护到荣意身前,“舍妹让我惯坏了,我荣石代舍妹道歉。希望明先生不要介意,今天这顿,我请。”


        阿诚极短暂的怔了一下,又很快笑开来:“荣少这么说,我这是却之不恭了。”


       “哥!我挑的人怎么样?”一上车,荣意就趴到荣石肩膀上笑问


        荣石沉吟了一下:“是个人物。“


       “那是,我这可是挑大嫂……”


       “以后和明氏合作要费神……”


        ……


        气氛一时有点儿尴尬,荣石瞪了自家妹妹一眼:“我的事你不要瞎闹!整天就琢磨这些,给你的咖啡馆你不好好搞,又跑来开什么餐厅。我跟你说啊,这次要是赔了,我一分都不借!”


       “哥~我……”


       “嗯?!”荣石挑眉


        荣意噘着嘴坐好,哥哥好讨厌,一说这事儿就拿信息素压我!


03


        明诚吃过午餐回到办公室照常办公,只是比平时多喝了两杯咖啡。下班后依旧开车和明楼一起回家,结果今天的交通太不给力,生生的堵在了车河里。


        明诚有点儿懊恼,只有今天没有提前查一下路况,存了侥幸的心,结果被堵个正着。


       “阿诚。”


       “大哥。要不你先睡会儿?我觉得这一时半会是到不了家了。储物盒里还有点儿曲奇,你先垫垫?”


       “你今天有会谈?”


       “没有啊。我上午就去十楼和宣传部讨论了下一个季度的预算问题。”


       “明台没在?”


       “在啊。”明诚觉得自家大哥今天的问题有点飘,“对了,说起这个,明台从王天风那儿挖了个人过来。我今天见到了,极漂亮的姑娘。我们是不是应该关心一下小少爷的感情问题了?”


       “Alpha?”


       “谁?”


       “姑娘。”


       “不,是个Omega。不过似乎不怎么受明台影响,我觉得没准儿真能拿住明台……大哥?你到底想问什么?”明诚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反问回去。


       “味儿!”


        明诚一惊,下意识的抬手闻闻自己袖口,隐约能嗅到一丝不熟悉的Alpha信息素,嘟囔了一声:“狗鼻子。”


       “嗯?”


       “我中午和阿香吃饭时碰上了阿香学校的同学,之前提过的,热河荣家的小姐荣意。”


       “她不是Be……”


       “还有她哥哥。荣石。”阿诚接口,“大概是握手是蹭上的。”


       “他在你面前释放信息素了?”


        明诚耸耸肩:“八成是阿香和荣大小姐算计好的,故意把我带去那里。我连大姐都躲开了,结果让阿香这丫头算计。真是家贼难防啊。”明诚从后视镜里看到明楼皱起的眉,“我觉得荣石也不知道,护着妹妹跟我是什么危险人物似的。应该就是两个小姑娘一厢情愿,阿香下午躲我跟老鼠躲猫一样。”


       “荣石如何?”


       “悍匪。”明诚斟酌了一个词,“他不介意用自己强Alpha的优势去压制别人,也不介意别人觉得他仗势欺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危险?”


       “那倒未必。我觉得这个人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毕竟短短时间就把荣家从一个地方物流做到现在的水平,绝对不是乱放放信息素就能完成的。”


       “可交?”


        明诚拍了一把方向盘:“大哥!咱们能不猜闷儿了吗?我就是今天握手的时候不小心蹭上点儿信息素,没别的了。我没打算跳槽,也没想组织什么合作。咱们和荣家的领域真的没什么交集。就算物流要上马,现在也不是时机。这明家香的百年庆在即,明堂哥那儿都快我把催死了,我哪儿有心思还弄别的啊!”


       “哎……我这也没说什么啊,你急什么!”


       “我不就是休了个年假没等你批条子么……自从回来你就整天弄得我好像要叛家似的。”


       “说什么呢!我这不是担心你嘛。”明楼扶在膝上的手指动了动,“你也知道,自从那份声明发出,你的情况那是今非昔比,大姐最近这么急也是为你着想。大姐这次走的时候可是给我下了死命令的,一定要看好你,绝对不能被别有用心的人拐跑。否则就小祠堂伺候啦……”


        明诚嗤了一声:“少把大姐搬出来当挡箭牌,我这么多年怎么过的以后还怎么过。有琢磨我的功夫,不如关心一下咱家那个才分化了半年的Alpha少爷,到现在都定不下来,别闹出‘人命’来。”


       “嗯……你说,明台从王天风那儿挖了个姑娘?”


04


       荣石跟着手机导航在小巷子里穿行。真是失策,以为不过是一支口红而已,哄哄自家闹别扭的妹妹,手到擒来。没想到路简直难走得令人发指,导航写一小时的车程他开了快两小时才到镇口,南方小镇里巷子还这么窄车根本开不进,信号差得好像随时会消失,早知道就该让索杰把这活儿要走。又走了几步,转过一个拐角,眼前一大片水面截住去路,遥遥望去,水对面红色灯笼隐约映出自己要去的店名。荣石低头看看手机,抬头看看对面,玩我啊!天气湿冷,荣石已经耐性全无,干脆打道回府,一肚子闷气,回城路上车子开得叮铃咣啷的。


        这什么破车,叮叮咣咣的!回到别墅,下车时荣石重重的摔上车门,车门发出密闭的闷响。等等,叮叮咣咣?荣石屏息慢慢移动到后备箱,发现后备箱居然没有锁死,留着一道缝隙。荣石左手已经摸上后腰的枪,伸出右手小心的慢慢扣住箱盖,猛得掀起,枪口直指。然后,荣石愣了。


        荣石料到了后备箱里八成有人,但没料到是这么个情况。人是有了,可是昏着,还浑身湿漉漉的,可能是因为突然接触了冷空气,那人身上只有单薄的湿衣畏寒的瑟缩着……


       “喂。”荣石小声唤了一下,“喂,醒醒。”又伸手小心的拍了拍那人的肩膀。


       “不……放过我……”蜷缩得更小,显然是没醒,但就算是呓语,痛苦和恐惧也表示的清清楚楚。荣石皱眉,这是被追债了,还是讨命了?总之先弄出来吧,最多明天让索杰带着人去警察局。看这人瘦成纸片的身板,真要冻死在自己的车里就不好了。荣石弯腰想着把人抱出来,触手却烫得惊,根本就是烧糊涂了才叫不醒。被荣石抱着,就立刻往热源靠,湿漉漉的脑袋蹭进荣石颈窝,冰的荣石一哆嗦:“喂!老实点儿!”


        这次荣石的声音够大,湿漉漉的人抬了头,迷迷糊糊的半睁着眼看荣石。荣石让这张脸吓了一跳,明诚?!不不,不对,今天中午才见过的人不会突然从挺拔健康消瘦成这样,而且……没什么而且,先找医生吧!


        索杰只看了这人一眼,表情也就变了,医生走的时候索杰特意跟出去交代了一番。这人倒是没什么大事,就是体质太弱,又泡过水,受了风,退烧药和营养水一起挂上去了。


       “他和明家……”索杰起了头


       “不知道。”荣石皱眉,脑子闪过中午那一面,直觉上觉得就算明诚真的遇险也不会这么狼狈,“他和明诚长得的确很像……我记得,明诚是收养的?”


       “是,据传说是明楼捡到的孤儿。不过,也因为这样,明诚进入明家之前几乎是信息真空的。”


       “你还是先去查查吧。”荣石揉揉额头,莫名的有种焦躁感。


       “……大少爷,您还是打一针吧。”


       “嗯?干嘛啊,我这明天还得跟竹木那个老狐狸斗法呢,打什么针啊!”


       “大少爷,你捡回来的可是个Omega。”


       “啊?!”荣石一惊,“怎么可能,我什么都没闻到啊!……啊,对,他自己把味道都泡没了。我说怎么这么燥呢……”荣石想了想才又说:“我今天去小楼睡。这边门锁好……你把耿宇叫过来吧,辛苦他值个夜。”


tbc……?


=============================


我只是今天刷完了箭在弦上然后……然后就抽个小风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所以……


大约……


应该……


是很难有后续的……
 ===============
 一夜过去…………
T_T
 就没有想要聊聊的人么?
 我是话唠啊……
 来吐槽也好啊……
 …………

评论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