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及楼诚衍生】非专职作家赵启平 2


谭宗明有点后悔,他当初光想到安迪初回国,对中文不是很熟,便推荐她有空时可以读读畅销书籍。但他却疏忽了,安迪人生地不熟,他应该给安迪的书单把把关的。

谭宗明随意扫了一眼茶几上摆着的几本书书名,长叹了口气。

看看,大好青年,这都读的什么乱七八糟小说:《抠门长官俏秘书》一二三四五、《大声对冷酷院长说爱》。

谭宗明体内的慈父之心已经按耐不住,他拿出手机,打给自己朋友:“老严,你帮我查一个人,是个小说作家,笔名是照一生。对,是这个名字。你认识他?”

手机里传来对面沧桑的声音:“是我老婆喜欢他的小说。老谭,你让我查他,是因为——”

“安迪也喜欢他的小说。”谭宗明沉重地打断了对方的发问。

此时,同仇敌忾的俩人都不说话了,一种不能言说的默契弥漫。

过了几秒,老严承诺道:“老谭,你放心,我尽快把消息发给你。”

“谢谢了。”

挂了电话,谭宗明翻看起一本《抠门长官俏秘书》,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能让老严他妻子和安迪这两个女强人喜欢,这显然不是那种简单无脑的霸总小说。

五分钟后,安迪推门进来,“老谭,抱歉,让你久等了。”

“嗯,啊?没事,我正好看看书。”沉迷小说的谭宗明忽然被打断,有点回不过来神。他下意识扬起手上的书,装作不在意地把封面冲安迪晃了晃,“不介意吧?”

安迪笑着说:“没想到你也会看这种书,真难得。我当然不介意。”

谭宗明心里有点别扭,怎么自己也是堂堂那什么,是吧。虽然书写得确实不错,但自己居然这么快就看入迷这种流行小说,也太破坏形象了。

这照一生到底是什么人,小说写得这么吸引人,也不知道娄长官被自己大姐罚跪后,城秘书如何帮娄长官劝说他大姐。

谭宗明一边状若无事地和安迪交谈,一边悬着心惦念刚开了头就是一个小高潮的小说剧情。

另一边成功引起真·霸道总裁注意的照一生,赵启平则处于水深火热的境地。

他老老实实坐在椅子上,对面的刑警一拍桌子,指着桌子上的《大声对冷酷院长说爱》,大声喝道:“老实交代,这本小说是怎么回事?”

赵启平瞅了瞅那本封面精致,书名眼熟的小说,蔫蔫地说:“我写的。”

“作案动机是什么?”

“编辑让我开新坑,当时没有灵感,工作压力大,只好从身边人找原型。”

“详细交代犯罪经过。”对面刑警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仿佛黑猫警长一般正气凛然。

赵启平内心后悔不迭,虽然竭力避免,但几年前经历过的相似场景居然又再现了——

明诚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把一本书拍在他面前,抬了抬下巴,说:“这书怎么回事?说说吧。够可以的啊,赵启平,你长能耐了啊。”

被点名的人低着头,不吭声。

明楼坐在明诚旁边,之前摆出一副看报纸的架势。此时他正要开口,明诚却回头飞了个眼色,说:“大哥,你先别说话。”说完把水杯递了过去,明楼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咽回去,慢悠悠品了品茶。

“照一生这个名字不错啊,怎么博士还没读完,就想当医生了?”

“.…..是电灯泡发光发热,照亮一生的意思。”

明诚哽了一下,接着问:“书名呢?”

“……编辑改的,说是这样比较有吸引力。”

“那你自己起的书名是什么?”

“胖长官与俏秘书的绯色蜜事。”

“噗!”明楼正在喝水,听到这儿忍不住喷了出来。“咳咳…”明楼伸手指着赵启平,却呛咳得说不出话来。

明诚一见他这样,一边帮明楼抚背,一边怒视赵启平:“胡说!大哥哪里胖了?”明楼轻轻拍了拍他的大腿,微嗔地看了看明诚,明诚会意地点点头,接着说:“不是,启平,你学习那么忙,怎么突然想起写小说了?”

俗话说得好,不在虐狗中变态,就在虐狗中爆发,赵启平看着对面腿挨腿,肩并肩,手握手的俩人,怒道:“你们俩总是这样!我在学校辛辛苦苦学习,回来还要看你俩铜墙铁壁心有灵犀丧心病狂地秀恩爱,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是,谁让我就是个来借住的单身苦学生嘛!”他化悲愤为胆量,一时冲动就把自己压抑许久的担忧不解倒了出来。

明诚下意识地想看明楼,但立马控制住了,安抚性地看向赵启平,说:“启平,谁拿你当借住的了?是不是在学校遇到困难了?”

赵启平继续愤愤地说:“当时我赶论文,头发一掉一大把,发际线还往后移了0.5毫米。回到家想跟你们诉诉苦,结果你们居然不在家,隔几天回来,阿诚哥左肩带伤你们却还跟没事人一样,什么也都不跟我说。既然这样,难道还不允许我写一部半纪实小说向大众揭露你们见天秀恩爱的丑恶嘴脸吗?”

明诚无奈扶额,捏着书的一角说:“你说的半纪实小说不会是指《抠门长官俏秘书之撩你没商量》这本书吗吧?”

“对!”

“启平,是我们不够关心你——”

赵启平红了眼,恨恨地说:“难道我不是家里人吗?为什么都瞒着我?”

“启平,我们没有瞒着你——”

“对,我们不是光瞒着你一个人,我们也没告诉三儿和然然——”

“大哥,闭嘴!”

“启平,有些事,我们不说,不代表不信任你。”明诚上去环住在生气伤心的弟弟,“抱歉,让你担心了。”

——

往事不堪回首啊,赵启平看了看对面的小警察,老实认错:“熏然,是我不对。”

李熏然一下怒了,似乎连小卷毛都竖起来了:“谁让你拿我的事情当原型用了!而且我…和凌…院长也不是你小说里那种关系!”

“咦,你不都是叫他远哥?怎么…呜呜”赵启平试图挣脱李熏然捂着他嘴的手,可惜刑警的体力比医生好太多了。

“你怎么知道的?”李熏然手底下的人呜呜示意,他疑惑地放下手。

“呼,憋死我了。然然,你捂得也太严实了。就是你之前鲜花案受伤住院那段时间,有一次我听到你和院长谈话了。”

“咔嚓。”










评论(10)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