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三笑定情 番外 相处

1. 刚刚睡醒的谭宗一睁开眼,迷迷瞪瞪地就搜寻另一半的身影,“启平?”

“这呢,起居室这边。”

谭宗明示意家里的佣人把早餐端过去,自己不紧不慢地走过去。

一进门就看见赵启平长长一条地趴在沙发上,户外的阳光透过大落地窗无遮无拦地撒在他身上。

“看什么呢?”

赵启平懒洋洋地举起手中的书挥了挥,哦,上次出差自己给他带的漫画书。

坐在桌前喝了口咖啡的谭宗明,终于完成晨起开机任务,清醒过来,仔细打量了一下趴在沙发上的自家爱人:底下穿着条米色的亚麻休闲裤,上身套着自己的高定白色衬衫,扣子也没系上几个,一挺身,松松垮垮的领口就露出漂亮的锁骨。

而且阳光一照,衣服里的风景隐约可见了。很好,里头他确实啥都没穿。

这小混蛋一定是故意的。

谭宗明拿过片面包狠狠咬了一口。

自从按照赵启平的需求把沙发挪到窗边,他就有事没事地往沙发上一趴,还故意穿着显身材的衣服——要么紧身仔裤,要么轻薄好脱。总之起伏的线条无遮无拦,配上狡黠的笑容,大大咧咧地给谭总看。

仿佛故意在说,谭宗明,你来不来?

来,必需来啊!

“你今天白天是不打算出门了?”

一直装模作样看书的赵医生听到对方恶狠狠的语气,绷不住笑了,“盒盒盒盒,不出门了,好好陪陪你。老谭你最近那么忙,得好好在家休息休息了,免得身体虚。”

抽过纸巾擦嘴的谭宗明,不为所动,慢条斯理地说,“勿谓言之不预。”看着对方略带揶揄的笑意,慢吞吞走到沙发前,然后,出其不意地伸手挠向对方,赵启平立马要逃开。

可惜被熟知他软肋的谭宗明一下逼到角落里,腋下、肚皮,似乎他身上每处都敏感。赵启平的身体一下就软下来,笑瘫在沙发上。

“老,老谭,我错了,我……不该低估,你的体力……哎呦……饶了我吧。”

心狠手辣的资本家不为所动,甚至还倾身跪在沙发上,用双膝夹住赵启平乱动的双腿。

“谭,谭长老,我没劲了。” 仿佛知道逃脱不了猎人的小鹿,因激动而湿润的双眼,渴求地看着罪魁祸首,双唇也被咬的嫣红。

眼前的美色诱得谭宗明低头,他轻轻在那么嫣红上咬了咬,话语在俩人唇间泄出,“害我早餐没吃完,只好拿你填饱肚子了。”









谭长老的来历:

某个夜晚。

我是妖精,你是什么呀?

穷书生?哪有你这么胖的穷书生? 哎哎哎,我错了,我错了,别动手动脚的!唔……

那就是富家商人,肉多血多那种!哎呦呦,好吧,好吧,不说了。

五指山?你以为自己是如来啊~撑死了也就是唐僧……对,你就是谭长老。

嗯,你也是我一个人的谭长老。


评论(2)

热度(64)